首页 >科技

音乐难收费大玩家抱团中小站遇到生死坎iyiou.com

2019-03-11 14:27:36 | 来源: 科技

音乐难收费:大玩家抱团 中小站遇到生死坎

220万首盗版歌曲上周从大大小小的音乐平台下架,这是史上严版权令后音乐产业交出的份答卷。

从草根初创期到后来的平台大战洗牌期,再到现在的版权争夺期,版权问题始终是音乐行业的紧箍咒。

随着当前版权监管日趋严厉,版权秩序走向正规化,音乐行业是否全面进入收费时代引人关注,同时,资本的比拼及盈利模式的创新也正在引起行业格局发生变化。

囤积了大量版权的音乐和阿里音乐成为这场资本游戏的主角,随着版权转授成为大玩家之间商议的解决方案,音乐和阿里音乐在竞争中将掌握上游话语权。

而在PC互联时代风头强劲的百度音乐由于版权投入不足等原因,已经退居行业第二梯队。大批缺乏强大实力支撑的中小玩家,则失去生存土壤,遭遇生死考验。

行业拐点已到

尽管在7月8日国家版权局下达版权令,祭出史上严规定后,是否又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依然出现。

这样的质疑来源于音乐领域版权监管持续多年却他不时碰壁进展有限的事实。

从2005年开始,国家版权局开展了长达十年的打击络侵权盗版的剑行动。2006年开始,数字音乐付费的号召此起彼伏。2009年8月,文化部印发《文化部关于加强和改进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加强对络音乐的内容管理和知识产权保护。2010年,文化部规范络音乐要求100家站须60日内备案。2011年6月,国内覆盖络音乐运营商、络音乐内容提供商的行业协调组织络音乐行业发展联盟成立。

此前遭遇了多次徒劳无功。但是这一次,推动版权规范化的环境已经发生变化。

业内人士介绍,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成本高、周期长,投入产出比太低。随着行政力量介入,监管处理及惩罚力度加大,违法成本升高,维权方成本降低,对盗版者形成有力的管制。

对整个音乐产业而言,规范版权问题迫在眉睫。此前络音乐行业的野蛮生长使音乐产业遭受严重打击,亟需重塑秩序。对音乐平台而言,巨头间竞争愈加激烈,购买版权建造护城河成为选择,因此平台花大价钱买了版权之后,也有维护版权的动力。

也因此,此次版权规范浪潮在监管方、版权方、平台方多方合力推动下,可行性大大提高。

版权规范是音乐行业走向正常轨道发展的开始,但对缺乏资金支持的中小站而言,无力购买版权将意味着彻底出局。7月下旬,音乐分享站song taste公告由于版权问题将于月底关闭。

收费陷囚徒困境 粉丝经济成出路

随着版权秩序日趋规范,可以肯定的是,音乐服务商的版权投入将持续增加,原有盈利模式无法支撑音乐服务商的运营成本,盈利更是奢望,音乐收费势在必行。

事实上音乐收费的呼声由来已久。2013年,知名音乐人高晓松甚至给出期限:7月1日后,中国音乐产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入全面正版化的时代。各大唱片公司联盟、线上和线下都达成了协议,唱片公司做出了重大让步,所有谈判已经完成。

但音乐的收费时代却迟迟未来,狼来了喊了多年,却从来没有实质进展。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收费肯定是未来方向,但没有人敢个吃螃蟹。明明知道付费模式可以有更好的商业利益,为什么不做?

海洋音乐CEO谢国民曾如此分析:因为缺乏一个好的规则,谁先做谁先死,别人还是免费的,做付费业务的用户会流失掉。而如果行业联合收费,又会违反反垄断等规定。

多种原因下,音乐收费陷入囚徒困境。

对于背靠大公司的音乐服务商而言,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意味着可以更加从容的应对盈利问题。但对单纯做音乐业务的音乐服务商而言,持续的高投入与低产出,将对自身发展造成威胁。

目前,手握多版权的音乐、阿里音乐与海洋音乐集团三股力量中,音乐与阿里音乐皆有背后的母公司提供强大支撑,但对海洋音乐集团而言,在投入大量资源圈抢版权后,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盈利压力。

在收费存在风险的情况下,平台们将目光投向围绕歌曲衍生的粉丝经济。目前,市面上围绕粉丝经济的数字音乐商业模式基本上以付费音乐、明星包月、K歌/主播、演出四大类为主,各音乐平台都基于此有所尝试。

以音乐为例,其已与周杰伦、张学友、BIGBANG推出数字专辑,并开展线下演出活动,尝试收费之外的盈利可能。

但挖掘粉丝经济对平台的资源提出更高要求,如播出平台、线下线上推广等都需要更多资源支持。在这方面,大平台有天然优势。

百度缺位巨头游戏 行业格局将变

愈加比拼资本与资源的音乐已经成为巨头的游戏,但与腾讯、阿里的攻城略地相比,百度似乎已经萌生退意。

在国家版权局提供的数据中,百度音乐以下架64万首名列各平台之首。

事实上,在这场用资本对决版权的音乐抢夺战中,音乐和阿里音乐为主角。去年开始,音乐与阿里音乐开展了版权军备竞赛,二者尤其是音乐购买了大量版权及分销权,在行业格局中确立了相对上游的位置。7月份,阿里音乐更是将高晓松和宋柯两位中国乐坛重量级人物收至麾下,意指发力原创音乐。

与之相比,BAT三巨头中的百度音乐却在这场版权之争中彻底沉默。

在PC互联时代,百度音乐凭借搜索引擎带来的巨大流量一度将音乐服务做得风生水起,但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百度音乐的动作却乏善可陈,移动端几无竞争力。更致命的是,由于没有版权,在未来的竞争格局中,百度音乐将处于被动地位。

与百度音乐有类似处境的还有易云音乐,在坐拥一亿用户后,版权缺失的影响愈加严重。

不过版权困局并非无法可破。国家版权局对外发布的消息透露,目前,腾讯、阿里音乐、CMC、易云音乐、百度音乐等就音乐作品版权转授权洽谈版权合作。

但对百度音乐、易云音乐而言,版权转授尽管可以解决无歌可播的问题,平台在产业竞争中却已经处于下游。加上音乐版权中的利益分配历来是难题,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关系更为彼此合作增加了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手握版权的音乐平台并不满足只做渠道,而是希冀突破渠道的限制,参与到更上游的内容生产环节。对音乐行业而言,这一举动意味深远。

目前,几大音乐平台皆推出了自己的音乐原创类活动,虾米从去年开始推出寻光计划,发掘原创音乐人;音乐、易云音乐也分别推出了各自平台的音乐发掘活动,希冀借助平台的力量打造原创音乐。

这意味着平台在渠道角色之外还将承担出品的角色。在多方角逐音乐的同时,音乐行业的链条可能会被重塑。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2年济南家居E轮企业
刘语熙
阿里体育签约奥运军团启动明星经纪平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