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跳槽总是难免的职业跳蚤的高薪生活

2019-04-09 16:42:22 | 来源: 生活

跳槽总是难免的职业“跳蚤”的高薪生活

照老传统,跳槽总是集中在年龄两季。

但是Office里活跃着这么一群特殊的人,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新年跳槽高峰”,也不讲甚么“金九银十”。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无不是跳槽好时光。想跳立马就跳,想走拔腿就走。而且,随着跳槽而来的,每每就是升职、加薪。

对于“Office跳蚤”来说,跳槽也会上瘾。

有人羡慕他们潇洒自由,风光写意;但也有人冷冷坚持,这帮人其实步步危机,由于每一个反传统的英雄,必有“死穴”,点中即倒,绝无幸免。

Office里的任何话题,如此见仁见智。

完善主义的“跳蚤”

广告人Mike,名牌大学经济系毕业。工作3年,却已前后在6任老板手下打过工。几乎每一次,都是主动跳槽。只要认真对付,离职时老板基本都以升职加薪挽留。

但他从不动心。多数Office男女认为,工作永远是不完善的,所以必须忍着;但Mike却说,不完善,那就跳咯。

不打百无聊赖的工

Mike的份工作只坚持了一个星期。他的同学大多去了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Mike不喜欢这类没日没夜加班的工作,于是去了一家国有银行。

但是仍然不喜欢。

一星期里,每天无所事事。注意视察同事,觉得他们也无所事事。正好大四时兼职的一家络公司的市场部成心招他,又肯帮他出5000块违约金,Mike便进行了Office生涯中次跳槽。

没想到,这家公司成绩了他惟一一次“被动跳槽”。工作一个月后,危机初现。老板同时在做另一个名望响亮的站,号称“那边要用很多钱”,于是暂缓发放这边员工的薪水。

>

一共只有二十几人的小公司,老板还“分化”出10几个员工,告诉他们“你们的工资一定会发,而且可以去‘那边’工作”,于是“讨债帮”根本闹不起来。

,没有一个人领到被拖欠的那两个月薪水。老板事先把所有的固定资产签进一份文件,号称全部是从“那边”租借的。大家合伙起诉。

开庭那天,Mike忘了出席,于是被判败诉。

123456下一页

不打人际关系复杂的工

Mike的第三份工作是朋友介绍的,一家4A广告公司,做客户服务。

“高中毕业时就有点想考广告系,但是以为要考美术,也就算了。”现在能进广告业,而且是赫赫有名的大公司,“当时嫩得完全不懂事”的

Mike自然心满意足。薪水不高,和络公司差不多,他也不在乎。在这家公司,Mike做了一年。

入行时毫无经验,老板把一些零碎小客户丢给他一个人料理,意为“锻炼”,没什么事迹要求,“只要客户不流失就行”。

因而Mike发现,这一年里,他还是没什么活干。平时上班可以拜访客户,也可以上聊天———没人带,自然也没人管。

“那家公司的很多高级职员都是呆了十几年的,‘放羊’一两年,他们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爽的是那家公司的企业文化。职位和薪水上涨极其缓慢不说,同事们拍马屁的拍马屁,偷懒的偷懒,人际关系十分复杂,“大家一边混日子一边勾心斗角,领不多的薪水,图个稳定。”

Mike又开始四周投简历了。

不打“前途渺茫”的工

第四份工作,依然是在4A广告公司,职位未变,薪水涨了一半。

这一次,Mike要忙很多,而且觉得日子很充实,以前当“野孩子”时糊里糊涂没人教,这回,开始慢慢“懂经”了。

这家公司基本挑不出什么毛病,做了一年想跳槽,完全是因为想换个行业。

“在4A公司做客户服务,本地人一般升到AccountDirector,多到Director,就差不多到顶了。”Mike见过很多本地高级职员,35岁不到,职位升得差不多,有心想转行,却由于少要减薪三成而不肯“屈就”,“他们觉得很痛苦,但是又不得不耗着。”

Mike想转行做Marketing,“只要机会好,薪水低点我也无所谓。”

毕竟,他还年轻。

不打与老板“政见”不同的工

第五份工作,Mike又只坚持了一星期。

这次是在一家媒体购买公司做广告Sales。离预想的Marketing行业有点距离,但是他想的是“先出来再说”。

不是没有试过,但是在优质大公司,Marketing职位常常要求有两到三年相关工作经验,简历那关就过不了。万幸能去面试,人家也常常对着Mike的简历大皱眉头:“你怎么换了那么多工作啊……”

“跟他们解释,广告业这样的跳槽频率很正常,但他们还是不能接受。”

的确,身处广告业,Mike见得太多。“很少有Director是在一家公司升上来的,都是跳一次,升一次职,涨一次薪。”很多人一把年纪了还在跳来跳去,跳了一圈,再回到之前的老东家那里,说不定又和以前的同事一起并肩奋战。有人戏说,全上海的4A广告公司其实是一家大公司,大家跳槽,只是在不同“部门”间跳来跳去。Mike回过一次原来的公司,“原来那个Team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剩下的,不认识的比认识的多。”/p>

老板仿佛也不在意你的简历上列的公司名单有多长,他们只要“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挥之能走”的人。招进去做了不久,客户与公司解约了,便可能把你“遣散”去做一个“很土的客户”,不愿意,就跳槽咯。

就这样,Mike心仪的公司不要他,要他的公司他又不心仪,因而就做了Sales,希望能寻觅机会。

一周后,打了退堂鼓,主要是与老板“政见”不同。“我觉得对客户平均散布精力毫无意义,因为来投广告的可能还是少数几家老关系;但是她思路不一样,觉得优质客户就没必要保护了,要把大量精力放在开拓新客户上面。”

Mike认为这样是在做无用功,恰好从上家公司跳槽时拿过另一个Offer,是一家本地广告公司。这一周里对方频频送来秋波———职位升到“Manager”,薪水再增一截。

因而Mike开始打人生第六份工。

不打不喜欢的工

也就是到新公司上班那天起,Mike开始想:“一直换工作,是否是我有问题?”

但也仅止于“想了一想”。他很快就释然了:“既然我一直能得到新工作,为何要忍耐不喜欢的公司?”

第六份工作做到现在,已有大半年。依然是不够合脚的鞋。和上一家的问题一样,也是不赞成老板的做法———“他不是看结果,而是看过程,拼命想把手下人都变得跟他一样。”

世界仍是老样子。5六十人的公司,半年不到,已经“换血”三分之一。这回,Mike简历照发,但至今还没挪窝。

他在等待机会。“我想了想,觉得要进大公司做Marketing,面试时还是会遇到老问题。如果客户那边招人,希望可能还大些。”

跳槽上瘾,“人容易懒,确切不容易出成绩。”

,虽然被“判”为“Office跳蚤”,Mike还是坚持:“如果确切能去做我喜欢的Marketing,我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跳来跳去了。”

他说,对得到时就不太Care的东西,自然不Care失去。

风格稳健的“跳蚤”

黄金地段甲级写字楼里,某一个看得到风景的房间,永远为周先生保存。

他是猎头的心头肉,由于每隔一到两年,他必定要跳一次槽。

跳来跳去,头衔都是“总监”、“经理”一类,但是薪水,每次都大涨一截。

每一次跳槽前,他都对目标公司花死力气研究一番,公司文化、顶头上司为人习惯、目前事迹、主要关键、老板目前对此职位人员的期望……统统了如指掌。

跳槽,一定选一家对解决问题十拿九稳的公司。花一到两年大力整治,通常能交出一份令老板十分满意的成绩单。

每到这时候,周先生就知道,再一次跳槽的时机成熟了———“成绩单”上全是“优”,找起下家来十分称手。另外,即使你想再留下去,老板也没有多余的空间给你发展———再给你升职?难不成把自己的宝座让给你?

点评:周先生这样的“office跳蚤”,通常被称作“职业经理人”。他们是职业化的一群,能力出色,对工作不带任何感情。人才市场上缺的,也是这一群人。

对他们而言,跳槽已变成工作的目的,而不仅仅是一种手段。但是这样的人不能有失败感。如果哪一天他们惨遭失败,就会动摇自信。由于,他们跳来跳去的资本,是有智慧———特别要相信自己有智慧。

吃热豆腐的“跳蚤”

从月薪8000元到年薪50万,Amanda只用了3年时间,经历了3次跳槽。

“开始,是觉得上海的就业机会前所未有的好。”一方面,她觉得“是紧跟全球经济复苏的趋势”;另一方面,上海毕竟是个相当年轻的城市,缺乏很多国际化的专业人才。

Amanda所处的金融行业,高级人才便十分紧俏。

但是近,她不能不黯然离职。

由于“实在做不下去了”。旁人要30年才走完的职业发展道路,Amanda利用跳槽,只用3年时间便完成。“等到真坐上独当一面的位置,才知道自己晓得太少,积累得太少。”

而且,当初因为一跃跳上了“年薪50万”,自信心爆棚,实战中却屡屡受挫,因而受打击更大。

点评:面试只需说说即可,真要工作起来却是石头扔乌龟———硬碰硬的。拔苗助长式的“跳蚤”,升职加薪,看似风光,但是极可能因此失去对自己的良性评价,也失去耐心等待的基本功,乃至会失去许多看不见的机会。其实历练几年,收获一定会更大。

事业发展、生活品质、经济收入、社会地位、人际关系……真正的跳槽应该是多赢的策略。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白带多粘稠怎么办
白带脓性是怎么回事呢

猜你喜欢